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我爱枣庄 > 百姓生活 > 正文

京沪高铁沿线车站普遍远离市区为什么都新建?

发布日期:2020/10/23 12:22:08 浏览:241

>种种原因,令因高铁车站建设而被拆迁的村民们至今还未“上楼”。

据了解,关于高铁车站的建站地点,一般是由各地政府部门自行选址,然后向铁道部报批。随着采访的不断深入,“在偏远地区建火车站”这样的“规律”越来越明显。“在地方政府眼里,这早已不再是一条轨道和一座车站了,这是个重大发展机遇。”6月7日,在京沪高铁济南西站施工现场,一位姓姜的退休干部向记者表示,“济南将借助高铁站打造一座新城,这是个巨大工程,起码要建设10年时间。”

采访中记者发现,在几乎每一个高铁车站的周边两公里范围内,当地政府都做了相应的规划。可以看出,京沪高铁的通车,为经停站的地方政府,尤其是经济欠发达的安徽、苏北等地区,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发展机遇,各地政府纷纷出台详细的建设规划,以期利用高铁招商引资、盘活区域经济。

济南西站沿途,是记者采访京沪高铁线见到的“最大规模”的建设工程,在通往济南西站的公路两旁,大片的土地露出崭新的褐色,来自安徽、山西、江西等地的施工单位,已在此安营扎寨,“打造新城CBD”的巨大标语向人们昭示着,这里,将是一座新城诞生的地方。

京沪高铁途经济南西,济南打造新西城,这两个动作有谋而合。

6月6日,《中国经济周刊》从项目所在地的济南市槐荫区委宣传部证实,济南欲借京沪高铁之力“打造一个新城”。其中西客站片区总规划面积55平方公里,规模约5000万平方米,规划人口规模为50万人。西客站片区中心区规划面积约26平方公里,建设规模约3000万平方米,其中西客站核心区约为6平方公里,占总面积的五分之一。

为了全面协调如此大规模的规划建设,在2007年9月6日召开的济南市政府第97次市长办公会中确立了济南市西区投融资管理中心(成立于2005年10月)承担西客站片区开发的建设任务。

京沪高铁在济南市途经天桥、槐荫、市中、长清4区,线路长度约65.9公里。济南市西区投融资管理中心主任王迪生表示,“西部新城建设如同一张等待绘画的白纸,机会很难得”。

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认同这个“机会”。因高铁车站建设被拆迁的大金庄村民蒋廷勇(音)告诉记者,由于他认为拆迁补偿款不高,再加之“上楼”之后的地下车位还要大约花费8万左右,所以他和其他的一些村民至今还未“上楼”。

蒋的担心在距火车站不远的“大杨新区”小区里得到了重现。在这个按城市标准新建的楼房住宅区里,住在小区里的多位村民表示,对于很多上了年纪的人来说,“失去土地,重新找工作”几乎是“不可能的事”。

一面是政府的宏图壮志,一面是百姓的忐忑,一切才刚刚开始。

高铁改变了什么?

“高铁经济发展带”内并非一团和气。

和大哥济南相比,小弟枣庄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小得不是一星半点。枣庄常住人口373万人。其中,枣庄市市中区人口54万人,薛城区人口39万人,新建成的京沪高铁枣庄西站,就坐落在薛城。

京沪高铁通车后,将给枣庄带来什么?《枣庄日报》认为,京沪高速铁路枣庄西站的建设,将大大缩短枣庄与北京、上海及沿线城市的时空距离,取长补短,相互融通,使枣庄融入长三角经济圈、环渤海经济圈,在大大改善枣庄交通运输体系的同时,还将为枣庄带来大量的人流、物流、信息流、资金流,有利于枣庄的城市转型,助推枣庄经济和社会的快速发展。

记者在枣庄薛城区委宣传部了解到,依托高铁,枣庄将编制和完善旅游发展总体规划,打造高铁旅游“度假仓”。度假仓,又称旅游综合体,即吃住行游全包。

为了发展“度假仓”,枣庄也在挖掘自身旅游优势,加快台儿庄古城重建步伐,完善配套服务设施,促进古城旅游持续升温,打响“天下第一庄”品牌;建设好微山湖湿地公园等一批重点旅游项目;构建以农业观光、民俗文化、乡村体验、美食采摘为内涵的枣庄乡村旅游。为了方便乘客出入于各个景区,枣庄还开通了车站通往市区的BRT公交车道,以及前往各个景区的公交车道。

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在京沪高铁沧州西站、蚌埠南站、徐州东站、常州北站、苏州北站等车站周边,各地政府均作了相应的规划设计和发展纲要,这些城市都将以高铁新站为核心,构建集商务、地产、教育、科技、文化休闲为一体的经济发展带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以高铁线为核心的半径两公里范围内,也并不总是一团和气。在沧州、济南、滕州、枣庄、常州、苏州等地,因高铁建设引发的征地补偿纠纷从未间断,一些百姓因补偿问题而成为了上访户,济南西站等地的项目用地,拆迁了多个行政村,其拆迁、回迁、补偿等方面引起的纠纷至今未能妥善解决。

京沪高铁犹如一条蜿蜒的河,在中国的版图上流淌。这条举世瞩目的“铁河”,注定将在中国交通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。无论如何,它改写了中国轨道交通的历史,改变了沿线城市的命运,更改变了百姓的生活。

京沪高铁,将以何种姿态示人,答案即将揭晓。

6月10日,南京南站。尽管主体工程已经完工,但其车站广场及周边的基础设施却仍在紧张施工中。本刊记者崔晓林摄

数字

京沪高速铁路全程1318公里,总投资2209亿元,全线穿越我国东部21个大中型城市,其GDP总量约占全国的40,初步测算年旅客发送量4亿人次以上,社会惠及面8亿人。

京沪高铁列车试验速度达到400千米/小时以上,设计时速达到350千米,运营时实行时速300千米/小时和250千米/小时两种速度等级混跑的列车开行模式。

京沪高铁全线设24个车站,其中始发终到站5个,分别为北京南站、天津西站、济南西站、南京南站、上海虹桥站。中间站19个。全线59

处跨越既有铁路,41处跨越高速公路,99处跨越等级公路和城市主干道。

京沪高铁正线里程中桥梁达

1059.7公里,占全长的80.4;路基242.5公里,占全长的18.4;隧道21座,15.8公里,占全长的

1.2。

高铁方圆两公里

京沪高铁――毫无疑问,这是一条从规划之初就以创造“第一”为己任的铁路线路。这条承载了太多国家意志、社会经济效益期望的线路,其建设进程并不一帆风顺。

从上世纪90年代末,铁道部提出京沪高铁构想之时开始,关于它的争论就从未停歇。在“缓建与急建”的争论中,曾有报告建议,力争在1995年开工,2000年前建成。而在“高速轮轨与磁悬浮”的争论中,造价更高、与现有线路不配套的“磁悬浮列车”最终被淘汰。

或许是厚积薄发,当等待了太久的京沪高铁重出江湖之时其进展非常迅猛。

2006年2月,国务院第126次常务会议批准京沪高速铁路立项。

2008年4月,京沪高铁正式开工。

2011年6月,铁道部在“京沪高铁开通运营新闻发布会”上宣布,京沪高铁已通过初步验收和安全评估,将于本月底正式开通运行。

只是短短三年,这条路就要通了。

赶在全线竣工之前,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行走京沪高铁沿线。在车尘飞扬的公路桥墩底下喝着老乡家的茶水;脚踩泥泞,穿过“村村通”的公路;在站台上,听着一辆辆的测试车辆呼啸而过……或喜或忧的故事,随着不断延伸的铁轨一一展现。

6月6日天津南“找不到”的车站

半个小时,这是京津城际铁路开通后的“一杯茶”距离。然而在天津东站下车后,寻找天津南站的难度大大超出了记者的预期。

“天津南站拆了(指的是原来在河东区九经路的老南站),我在天津住了半辈子,天津的三个火车站是天津东站、天津西、还有天津北。”一位老天津卫用坚定的口气向我们保证。

费尽周折,记者终于赶到新的天津南站工地现场:脚手架上有一排排工人上下行走,广场上是吊车正在协助工人绿化栽种树木,一片繁忙。

面对即将开通但还稍显混乱的工地施工现场,中铁建工京沪高速铁路六桥项目部的陶经理告诉记者,车站内部的工程建设、联调联试、运行试验都已完成,“外行”看来的乱,其实都是收尾工程,很快就会完工。

端午假期,工程人员也没有休息。陶经理说,他们已经在工地过了两个春节,又何况一个端午。

出了车站不远,路边的广告牌上打着“高铁西部新城、品质洋房”的房地产广告。在距新车站所在地张家窝镇政府不远的社会山小区,居民梁先生如此评价高铁:“高铁的开通和地铁的接入确实给附近居民带来了方便,也让镇上的房价涨了一些。但是离北京更近了也是个尴尬的事情。”

的确,作为和首都咫尺之遥的另一个直辖市,“太近”似乎成为了近些年来天津经济发展绕不过去的一道弯――在为天津吸引投资和商机的同时,也成为了很多企业、公司“弃津选京”的原因之一。

除此之外,高铁似乎与天津无关。政府并非没有宣传:6月13日,天津市长黄兴国还在南站进行了工程调研。但是对比政府的关注,这个大城市里的普通百姓似乎更在意自己身边的生活,而没去留意那些淹没在众多新闻中的南站消息。

6月7日沧州西“计划外扩建”

烈日下,沧州西站已在眼前。

因为沧州又称“狮城”,所以正在建设的沧州西站取意“双狮舞动”,犹如两个对着写的“Z”字。“Z”字所连接的位置顶着一座钟塔,指针已开始指示时间:正午12点整。

在这座对称建筑外,广场两侧的板房里住的是两家不同的建设施工单位。正面广场的左侧驻扎着中铁建工集团的施工人员。在总工室里记者见到了正在吃午餐的姓马的工作人员,在查验了记者证件和询问了有无领导“介绍信”后,面对“突如其来”的记者,马先生拒绝回答一切问题。

他显然是太饿了,“你们和领导一起来就是贵宾,自己来概不接待”,然后只顾低头吃饭。

在广场右侧的板房里,记者见到了沧州市建设投资公司的项目经理高敬斌。他向记者表示,“沧州西站”大约从“沧”字右边开始的部分和中间的钟塔都为他们公司修建,因为进场时间晚,所以一度在进度上不及负责修建左边站房的中铁建工集团,但是保证开通没有问题。

“沧州西站确实由两家建设单位合建。”沧州市发改委支铁办公室科长焦洋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说,因为沧州市在铁道部原有车站规划的基础上增加了一部分面积,所以后来增加的部分由市政出资、沧州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建造。

据了解,两家施工单位在施工初期,曾因材料堆积、互相影响进度等问题有过矛盾,但现已“相处得挺好”。同时为了配合沧州西站的发展,沧州市也建设了“贵州大道”等配套工程。

不独是沧州,焦洋说,铁道部规划外扩建部分由当地政府出资,这种模式也在很多其他地方的高铁站建设中出现。

6月8日滕州东失而复得的站点

滕州市,简称“滕”,又称“善国”、“滕国”等,古为“三国五邑”之地,素有“滕小国”之称,是古代东夷炎族后裔――滕、蕃、邾、薛等氏族的摇篮和商代始祖的发祥地。墨子、鲁班、毛遂、孟尝君等,均是滕州人。

但历史的辉煌并没让滕州在高铁这个项目上产生多少优势:在京沪高铁规划之初,滕州并不在停靠站之列。滕州隶属枣庄,而京沪高铁已在枣庄设了站。

滕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殷涛坦陈:“为扩大城市,争取高铁,滕州做了很多工作。”滕州市京沪高铁建设办公室宋子浩也对记者表示,自从上世纪90年代,国家开始对京沪高铁进行论证之初,曾确定在滕州建设一处越行车站,供京沪高铁动车组超车、停靠及维修――并不是接送旅客的客运站。

“但是,在后来公布京沪高铁沿线各站点的名单上,滕州连仅供动车组超车的车站也没有了。”宋子浩说,所以当地人都知道,“这个项目来之不易”。

现在的滕州东站位于东沙河镇境内,从京台高速公路滕州出入口向东大约6公里。在记者到达时,前广场的配套工程还在紧张的作业之中,一位姓黄的工程人员告诉记者:“月底通车没有问题!”

上一页  [1] [2] [3] [4]  下一页

最新百姓生活
  • 枣庄首家乡村健康主题公园开园12-29

    来源时间为:2020-12-25近日,枣庄市首家乡村健康主题公园——周营镇红荷湾健康主题公园建成开园。红荷湾健康主题公园是由枣庄市派乡村振兴周营服务队联合枣庄市……

  • 枣庄石油资质、机电资质办理大概多少钱枣庄石油资质、机电资质办理大概多少钱12-06

    来源时间为:2020-12-02枣庄石油资质、机电资质办理大概多少钱,「dfrr」如果要更改企业名称,就意味着更改企业营业执照的内容。建筑资质对于建筑企业是相当……

  • 厉害了!枣庄这4个地方成为全省样板12-03

    来源时间为:2020-12-01近日,山东省农业农村厅发布《关于公布2020年度休闲农业示范名单的通知》。为加快培育乡村新产业新业态,打造休闲农业品牌,发挥示范……

本周热点
  • 没有百姓

  • 欢迎咨询
    返回顶部